{站长验证代码}

美國 pmi

外汇保证金 (13) 2021/8/5 12:06:06
美國 pmi


中美利差收窄,美元指数(92.0486,-0.0250,-0.03%)短期强势  2020年初,美国经济遭受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十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跌至0.5%的低位。


  中国经济则率先走出疫情影响,利率水平也快速回升。


  十年期中国国债收益率于去年9月前后便已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并于当年11月中旬创下3.34%的年内高点。


    这使得中美利差在2020年下半年一度达到250个基点以上(1个基点代表0.01%)的历史性高位,也是导致此前一个阶段人民币兑美元大幅升值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近几个月来,随着美国疫苗接种进度加快,且拜登政府出台了新一轮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美国经济复苏预期有所升温。


  这种情况下,中美利差正呈现大幅收窄的态势。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数据发现,截至4月2日,中美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已经收缩至149个基点。


    “人民币升值的趋势可能暂时受阻,因为美元短期有可能会持续走强。


  人民币2020年下半年的走强,主要受美元走弱推动。


  同样,人民币目前的走弱,也是受美元走强的推动。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高级研究员戴险峰如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截至4月7日,美元指数收于92.45,去年年底时则一度跌破90。


  美元指数用于衡量美元兑欧元(1.1915,0.0002,0.02%)、日元等六种主要货币的汇率变化,其中并不包括人民币。


  美元指数走强,是由于美国与欧元区等经济体利差扩大,而这背后是因为美国经济的表现相对这些经济体而言更好。


  近期通胀走高以及4月FOMC纪要中部分委员提及QE减量,都使得市场担心减量可能为时不远。


  毕竟2013年5月“削减恐慌”的冲击还历历在目。


    短期内价格仍有上行压力,且环比增速更值得关注,我们测算如果年内接下来月环比平均水平能够控制在0.2%,那么5月就将是CPI同比高点,因此下一次FOMC会议(6月15~16日)前公布的5月非农和CPI至关重要。


  我们倾向于认为,美联储仍有望维持相对耐心待就业市场年底附近充分修复,四季度是可能开启减量的时点,而此前会议或成为沟通的窗口。


    回顾看,2013年5月22日伯南克首次提及可能在未来削减QE3购买规模,引发市场动荡,12月18日QE减量正式开始,一直到2014年10月29日QE3结束。


    1)冲击最大的阶段是削减恐慌预期而非正式开始减量,而其根源又主要来自超预期的意外恐慌。


  待真正QE减量开始时,反而基本没有太大反应。


  因此即便未来开始沟通QE,其冲击力度可能也不像当时那么显著。


    2)跨资产:股>债>大宗;美元先弱后强。


  在最恐慌的阶段,由于美债利率的快速上冲,全球主要资产普遍承压,尤以比特币、部分新兴市场跌幅最大,同时黄金、铜等大宗商品也普遍回调。


    3)利率内部:预期阶段快速上冲,且实际利率主导;正式开始后长端见顶回落、短端逐渐走高,曲线转为熊平。


  因此往后看,短端利率更值得关注。


    4)股市内部:发达好于新兴,估值回调为主。


    5)风格板块:下游>金融>上游。


  同时,成长风格表现都要好于整体市场。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外汇保证金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cialisoqwo.com/whbzj/357.html

THE END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