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验证代码}

operando contratos futuros

外汇保证金交易 (19) 2021/8/26 4:38:24
operando contratos futuros


在外汇上涨的过程中,我们从图中可以看到,所有的蜡烛图都在这三条均线上方运行,同时它们对上涨形成了强有力的支撑。


  市场看起来就像是被这三条线拉起来的,所以不妨称之为外汇市场的三线领涨。


  欧元(1.2037,-0.0001,-0.01%)触及三月以来高点高盛、瑞信纷纷上调预期,预计欧洲央行不会改变立场 在连续第二周收涨后,欧元/美元周一(4月19日)依然保持看多势头,并升至3月初以来的最高水平1.2048,之后进入盘整阶段。


  目前上涨0.45%,至1.20355。


    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份建筑业产出下降了2.1%,而分析师的预测是增长0.2%,但并没有引起明显的市场反应。


    与此同时,因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跌而加剧的美元抛售在周一保持不变,美元指数(91.0972,0.0040,0.00%)跌至近七周以来的最低水平91.03。


  然而,随着基准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出现反弹,并随后上涨逾1%,美元指数跌幅有限。


    本周晚些时候,市场将密切关注欧洲央行的政策声明。


  巴克莱研究(BarclaysResearch)讨论了对本周周四欧洲央行政策会议的预期。


  该行预计欧洲理事会不会改变其货币政策立场,将重申维持有利融资条件的决心,但不会就框架提供更多细节。


  量化宽松政策将在年底前宣布。


  因此,这次会议不会改变货币政策立场,也不会使政策框架更加清晰。


    而瑞士信贷分析师认为,欧元/美元可能继续走高,日收盘价将突破1.2027,目标是3月高点和2021年下跌的61.8%斐波那额回撤位1.2103/13。


  如果回落至1.1992以下,然后明显跌破1.1950-46的支撑位,将迅速降低回落至1.1928-23,然后是1.1883。


    高盛(GoldmanSachs)也上调了欧元/美元的预估,暗示近期内欧元将进一步升值。


  高盛将其三个月目标价从1.21调高至1.25,持稳其12个月预估为1.28。


  以全球外汇、利率和新兴市场策略联席主管扎克·潘德尔(ZachPandl)为首的分析师还发布了新的欧元多头交易建议,目标价为1.25,止损价为1.175。


  他们表示:“在疫苗接种速度加快和新冠肺炎住院人数下降的情况下,未来几个月,市场对欧洲增长的预期应会改善。


  ”到目前为止,欧洲的疫苗接种计划落后于其他一些发达国家,但预计到夏季会加速。


  高盛分析师在报告中称,“我们认为,欧元区增长预期上升、该地区股市回报强劲、欧洲央行初步发出的正常化信号,以及美联储趋稳等因素,将延长近期欧元走高的趋势。


  ”他们补充称,欧元交易的主要风险将是美联储官员出人意料的强硬表态,尤其是有迹象显示美联储6月(9月)经济预测总结将显示2023年加息。


  潘德尔补充称:“就美元整体而言,目前市场争论的焦点在于,第一季(第一季)的强势是否反映了拜登财政议程带来的美国持续的强劲表现,还是反映了美国提前接种疫苗的时间表和美联储的重新定价。


  ”“我们认为是后者,所以随着其他国家加快接种疫苗,美联储稳定下来,美元可能再次走低。


  ”  跨境资本转为偏流入压力,股债资金流动方向不一  3月份,银行代客即远期(含期权)结售汇顺差162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外汇净流入145亿美元,二者缺口为17亿美元。


  在此基础上,我们进一步扣除贸易差额与货物贸易收付款差额的缺口,得到的调整缺口可以看作是反映跨境资本流动状况的有效指标。


  当月,货物贸易差额与涉外收付款差额的缺口为-155亿美元,因此得到的调整缺口为172亿美元,显示3月份国际收支口径的跨境资本转为偏流入压力,我国免疫于10年期美债收益率飙升引发的新兴市场“缩减恐慌”。


  由于1、2月份调整缺口均为负,因此一季度调整缺口为-183亿美元,跨境资本总体偏流出压力。


    3月份,股市和债市跨境资金流动方向相反。


  其中,陆股通项下(北上)累计净买入成交额187亿元,港股通项下(南下)累计净卖出成交额106亿元;二者合计为净流入293亿元(合计45亿美元)。


  同期,境外净减持人民币债券合计90亿元(约合14亿美元),境内银行外汇有价证券投资余额增加36亿美元;二者合计为净流出50亿美元。


  因此,3月份我国跨境组合投资[2]净流出5亿美元。


  一季度,我国跨境组合投资累计净流入64亿美元。


  但前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福尔曼和美国马里兰大学的经济学家MelissaKearney进行的新研究则对此看法提出怀疑。


  在控制年龄、行业和教育等因素后,他们发现在疫情时期,家中有孩子和没有孩子的人的就业水平变动并没有明显差异。


  这可能意味着还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因而仍无从知道要具备什么条件才能让这些人回去工作。


  疫情期间退休人数的激增似乎也使人们退出劳动力市场,美联储官员开始讨论这些人和其他人不重返劳动力市场的可能性。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意味着我们距离实现充分就业更近,而且很可能无法达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外汇保证金网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cialisoqwo.com/whbzjjy/2666.html

THE END